當前位置:首頁 > 生活 > 正文內容

10位高學歷媽媽內心獨白 沒存款千萬別走這條路

念鮮4周前 (05-20)生活46

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過去十年來,中國女性受教育水平迅速提升,受過高等教育的女生占比已經超過一半。與此同時,全職媽媽的比例也在穩步上升,90后、95后選擇當全職媽媽的人數分別是70后的2.2、2.5倍。

無獨有偶,大洋彼岸的美國人也發現,90年代中期以來,女性學歷越高,花在育兒上的時間反而越多,普通大學畢業的女生超過三分之二是職場媽媽,但藤校女生生娃后,只有三分之一還留在職場天天上班。

高學歷女性做全職媽媽是一種浪費嗎?從小接受良好教育,奮斗成為職場精英的女性,為何最后會選擇回歸家庭?她們遇到了哪些問題?又有什么心得?沒錢是不是最好別選這條路?

一條對50多位高學歷全職媽媽做了調查,并與其中的10位深入交談。她們來自北京、上海、杭州、昆明和香港,曾是注冊會計師、媒體主編、設計師、資深顧問和企業高管,她們對自己的未來心存焦慮,

但也滿懷期許:“曾經的學識和履歷都不會被浪費,全職媽媽是一種更完整的人生經歷,但一旦有機會,我一定重返職場?!?/p>

今年38歲的鄭婷,5年前經歷了一場夸張的“被勸回家帶娃運動”,至今記憶猶新。

她本科畢業于華東師范大學英文系,之后去美國留學,拿了波士頓大學的MBA和MSIS雙碩士學位。辭職前,她一直在做和外事相關的工作,最高做到企業副總,分管6個部門。

2013年到2015年,鄭婷連生了兩個小孩,之后繼續上班,引起了家人的強烈不滿,她的媽媽指揮婆婆天天抱著娃坐在公司樓下,等她抽空“母乳喂養”,這種近乎示威的方式讓她終于妥協,辭職回家。

《82年的金智英》,當智英被催著生孩子時,她擔憂成為媽媽之后將會改變很多,但爸爸似乎不會受到什么影響。

和其他媽媽不太一樣,Jessica在生產后首先聽到的不是孩子嘹亮的哭聲,而是鋪天蓋地來自醫生的病危通知——“孩子生下來了,但情況很糟”、“哪怕治好了,也有90%的可能是腦癱”、“你們必須做早期干預!”

“當時我就明白了,必須有一個人回歸家庭。我們非??斓刈龀鰶Q定:媽媽回家?!?/p>

那時,Jessica是年薪百萬的企業高管,在全球輪崗,幾乎每三個月或者半年就要換一個城市。她先生在某知名快銷品公司工作,兩個人一個是供應鏈總監,一個是品牌總監。生孩子之前,Jessica從沒想過自己會不上班,“我是在德國懷孕的,孩子出生是在紐約。如果不是女兒28周早產,我的下一個目標是去印度?!?/p>

事隔好幾年,Jessica問先生,為什么當初就讓我回家了?先生的回答是:“因為你的跨界學習能力更好?!?/p>

Jessica內心苦笑了一聲,同時感到這也是某種約定俗成,“幾乎所有人都默認媽媽更加適合回家帶娃,這與學識無關,也與賺錢能力無關?!?/p>

日劇《我,到點下班》,女主角東山結衣從職場女性的角度表示:有了孩子以后女性容易受到母職懲罰。

生娃后回家當全職媽媽,對于很多中國女性來說并不是第一選項?!?017職場媽媽生存報告》顯示,5個職場女性里,只有一個計劃生孩子以后要回家全職帶娃。

我們的問卷也顯示,學歷大專以上的女性里,沒有一位主動選擇當全職媽媽。她們年齡在30到44歲,從小被教育女人要自食其力,當一個仰仗老公收入生活的全職主婦,基本是她們成長過程中信奉的價值觀的反面。

然而,生娃以后,媽媽們發現自己幾乎“沒有選擇”。家庭和事業,自己和老公,總有一方需要犧牲,很多時候,媽媽們幾乎是本能地選擇了犧牲自己,而不是自己的老公。

電影《婚姻故事》里,女主角妮可覺得自己是一個導演的妻子,也是一個兒子的媽媽,但唯獨不是她自己。

1980年出生的上海媽媽李楠,目前有一兒一女。她曾經是一個在職場上非?!坝幸靶摹钡娜?,大學畢業后先做了兩年醫生,后來又攻讀了華東理工大學的第二學位,專業知識產權,改行從事法律相關的工作。她的職場上升之路是在老二3歲時戛然而止的。

那是2018年,原本幫忙看娃的奶奶生病回了老家,老大在私立小學念一年級,課業繁重。李楠和老公一商量,決定自己辭職回家?!瓣P于辭職本身是有點可惜,但是對于辭職人選,沒有糾結?!?/p>

43歲的香港媽媽Roya,也經歷了類似的抉擇過程。辭職前,她在一家獵頭公司做高級顧問,年薪百萬以上,先生干的是投行,兩個人事業都挺順。打破計劃的是8年前女兒的降生。

邊工作邊養娃,Roya長期處于一種被“母職焦慮”綁架的狀態,“每天離開家門都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小孩總是“哭得撕心裂肺”,她自責“總是不能滿足小孩的需求”。到孩子快1歲時,她下定決心辭職?!霸谖腋嬖V我先生決定辭職的時候,他只是說,讓我多點時間想清楚?!?/p>

在整個生娃養娃的過程中,Roya的老公對她體貼支持,但她也從未考慮過讓他回家帶娃,“其實他看娃不一定比我差,因為他脾氣比我好,不過他非常熱愛他的工作,我不會要他放棄工作?!?/p>

《2020年阿姨年鑒》顯示,請阿姨的費用全國各個城市平均下來是每個月5752元,與之相對,全國就業人員的月平均工資是2642元。

在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請住家阿姨的費用一般從每月5000元起跳,可高至1萬5千元,但2019年北京全市就業人員的月平均工資是8847元,上海的為9580元。因此對于很多媽媽來說,被勸回家帶娃的一大理由,就是你賺得還不如請阿姨花得多,不如回家全職,反而更省錢。

但對于許多高學歷媽媽來講,回家做全職主婦之前,自己的收入并不比老公差。昆明媽媽王玥就是這樣,她畢業于西南林業大學,擁有碩士學位,和老公結婚時,她月收入到手有1萬塊,比老公要高。

但是生娃后就都變了,因為缺乏幫手,她不得不回家當全職媽媽,一天比一天焦慮,“養娃并不比工作簡單,但他上班一直有升職加薪,我在原地不動,就有點著急?!?/p>

日劇《逃避雖可恥但有用》,把日本全職主婦在家的全年無休的勞動折算成年收入,可達約17.9萬人民幣。

鄭婷和老公結婚時,已經是50萬的年薪,而老公月工資只有四千塊。在她生完兩個小孩后,這個情況就倒過來了,老公的工資變成了她的三倍?!八潜狈饺?,有點大男子主義,老覺得女人的重點還是應該放在家里。他說他們這個圈子里太太都是不上班的,他覺得女人就不應該上班?!?/p>

到最后,收入的差距成了老公對鄭婷進行降維打擊的依據?!八蛦栁夷銙陙頀耆炅硕嗌馘X?我茅臺的股票漲一個點就是5萬,你上一個月班有沒有掙到一個點?”

在我們的問卷中,有一半高學歷全職媽媽都處于并接受了“依靠配偶養活”的現狀,但那種沒有自己收入的焦慮,還是會隱隱存在。

電影《找到你》,女主角李捷幫自己的男性當事人爭奪撫養權勝利之后對當事人妻子說的一番話,這位妻子結婚后就當了全職主婦。

Cecilia2016年就生了娃,可是她堅持上班,直到2019年11月才回家全職。辭職前她是資深的財務總監,收入近百萬,“我一直覺得花自己的錢最舒服”。盡管她說服自己,在家帶娃算是“上班十幾年后,稍微休息一下”,但對于沒收入這件事還是很焦慮,這種焦慮甚至讓她的身體起了反應,出現了斑禿。

生娃以前,Jessica有一張和老公聯名的銀行卡,“基本上他賺的錢我就直接在里面花”,那時候她沒有什么感覺,喜歡什么想買就買了。但是回家當全職媽媽以后,她的感受起了微妙的變化,“你總會覺得說好像是在用老公的錢,當家里缺少了一份收入,花錢時就會有那么一點點的愧疚?!?/p>

她遇到過很多全職媽媽來跟她抱怨,“覺得付出了那么多,自己買了一條裙子,老公就說,你怎么又亂花錢了?這個可能是無意之語,但其實是非常傷人的?!盝essica慶幸自己之前上班時堅持存下了一筆“f*** you money”,無形中增加了自己做全職媽媽的底氣。

《2021年中國媽媽生存報告》顯示,絕大部分媽媽都沒有把錢花在自己身上。家庭最大的開銷就是還房貸和給孩子報培訓班,其次是醫療支出和旅游支出。三分之二的中國媽媽每年為自己花費不到1萬元。

鄭婷8歲的女兒念民辦小學,學費每年8萬,兒子上私立幼兒園,每年3萬,外加上姐姐的英文課2萬,弟弟的唱歌課1萬,還有一些看演出看展的投入?!拔覀兇蟛款^的錢要么是(花在)旅行,要么就是小孩的教育。奢侈品什么的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p>

因為自己不再上班賺錢,她開玩笑地把老公比作“提款機”。她老公每年上交給她收入的20%,以供以上所有這些開支,剩下的80%都留在自己手里,“他是做金融的,要存起來蛋生雞的?!?/p>

Roya生女兒前工作了多年,已經基本實現了財富自由,“我們家庭財務上沒有什么顧慮”。她給女兒選的是國際學校,課業負擔最寬松,價格卻最貴,一年的學費17萬港幣。此外還報了兩個藝術類的興趣班,鋼琴和舞蹈,每小時300元港幣。為了讓女兒能有開闊的視野,疫情之前,她曾滿世界陪著娃去逛,參觀過大量的博物館、美術館。

“她(女兒)光是歐洲就去過20多個地方了。比如學校組織她們學習古羅馬的歷史,我們就會去羅馬,把所有的古羅馬遺跡都走一遍。而且是深度游,光羅馬一個地方就待了七八天?!?/p>

Roya感慨說,做全職媽媽其實對家庭的財務要求非常高,“孩子現在所有的資源背后,都是要靠家庭財務的支持?!?/p>

育兒和管理是一樣的

Jessica記得,孩子半歲時,她曾認真地跟先生談了一次,“全職媽媽也是一份工作,不要覺得好像待在家里做家務、帶孩子很簡單,要維持整個家庭有序進展,這一件事情本身它的價值很大的?!?/p>

這種談話,之后她堅持每半年做一次?!耙环矫媸亲屗軌蚩吹轿覍彝サ囊粋€貢獻,另一方面也是自己和自己在對話,媽媽不能先看低自己?!?/p>

她深切感到,哪怕當年職場做得再牛,在家全職一段時間后,自己似乎總是變得低人一等?!八阅阋欢ㄒ獣r刻保持跟隊友的平等對話,不要覺得等待自己的價值被發現,這其實和職場是一樣的,你做了的事,一定要讓老板或者同級的人看到,不要默認對方都知道,否則你會有很多怨言?!?/p>

許多高學歷媽媽在回歸家庭之前,在職場上都有過相當成功的成就,擔任各種總監、高管的職務?;氐郊抑?,她們繼續延續自己在職場上鍛煉出來的思維,把自己當成“家庭CEO”,一手操辦家中各項事務,如Jessica所言,“育兒和管理是一樣的”。

鄭婷的女兒在平和小學念書,幼升小的時候,她女兒英文的閱讀程度略超過美國同齡的孩子,數學學完了一年級奧數,語文也達到了自主閱讀,“都是我幫她弄的”。問她報了什么培訓機構,她笑了,“這些機構沒有一個比得過媽媽自己?!?/p>

她盛情邀請我們去她家玩?!澳銜λ赖?,我們家就跟一個培訓中心一樣,所有的教具,各種各樣的桌游,樂高,我們家都有,我一個人就可以開一個培訓中心?!?/p>

在職場的時候,鄭婷曾就職于一家制造業公司,專門負責中方跟美方之間的商務談判,“比如價格、技術細節”,很多事情都是臺面下先溝通好,臺面上再簽合同。有的時候一談要從第一天早上9點談到第二天早上7點,談僵了的時候她要去斡旋,重新促成合作,“基本我就是負責項目落地的那個人”。

全職帶娃后,她成了10多個微信群的群主,有學習的、藝術的、醫藥的,在群里分享信息,回答家長們的各種問題。她發現某本繪本賣得特別好,或者親子教育領域的誰誰特別牛,就聯系他們來做講座,請的次數多了,講的也都是干貨,家長都很感激,尊稱她為“鄭老師”。

她帶娃去兒童劇院看演出,看完之后認識了劇院的銷售,有好的演出,就在家長群里搞團購,“現在基本上海做兒童劇的人我都認識了”。小朋友在幼兒園里討論消防隊,她就組織5個家庭報名,帶小朋友們實地參觀消防隊。

“我現在是媽媽、妻子、孩子的家庭教師,也是一個教育冷靜的觀察者和熱情的參與者,”鄭婷說。

在親力親為帶娃的第八個年頭,Roya越來越覺得,對整個人類的繁衍和進化來說,高知女性自己教育孩子就是最好的方式。

“她所有的東西都是我在網上搜資料,一起做的。那些教育機構,我們也去試聽過,完了覺得還不如自己回家教?!?/p>

她的女兒從來沒有在外面補過課,學鋼琴的時候她請了一個家教,讓老師到家里來教。知識方面的內容,她更傾向于采用“輕松愉快的方式”,“往往是在外面玩的時候,我教她一些內容。這跟去外面的培訓機構填鴨式的學習是不一樣的?!?/p>

女兒的同學來家里玩時,她聽見小孩子們抱怨過,“他們說媽媽給我花了很多錢,但是我坐在那里一點都沒有興趣,跟坐牢差不多?!?/p>

Cecilia也沒有把兒子送進培訓機構或者早教班。周圍很多朋友的孩子進了奧數班,“但我不怎么想給他上奧數?!?/p>

高考數學滿分150,她考了146分,但初中的時候學數學,曾經滿分100分的卷子只拿10分。她學習數學的體會是“需要開竅”,“那是一種思維方法”,突然有一天就都懂了,在這之前就是慢慢積累,不用著急。

她上心抓的,主要是孩子的生活習慣、自律性、專注力這些。在兒子3歲的時候選擇回家,是因為“3~6歲是孩子的性格養成期,別的人來帶,對孩子比較寵,但我是比較講原則的?!?/p>

Cecilia自己非常喜歡看書,上班的時候出差多,行李箱里永遠準備有一本書。到任何地方,香港、上海、北京、首爾,她都會去逛書店、買書。親自帶娃后,她成功地培養出了兒子看書的習慣。

“我在家看書,他也會跟著看,父母陪著小孩去做一些什么事情,讓他耳濡目染,這可能比花錢報班重要得多?!?/p>

2016年,國家衛計委曾在北京、上海、廣州、沈陽等10個城市進行調查,超過四分之三的全職媽媽表示如果有人幫助帶孩子,自己想重新出去工作。我們的問卷也顯示,學歷大專以上的全職媽媽里,90%的人希望能重返職場。

我們問這些全職媽媽們,自己的父母對于她們做全職媽媽這件事的態度,很多人都提到了“失望”一詞。

“他們覺得有點可惜,因為當年他們也花了很多心血來培養我,也知道我從小很努力,而且關鍵是我生娃之前工作狀況都是很好的,從職位到薪水都是滿意的?!盧oya說。

飯飯在當全職媽媽之前是國內知名出版社的副總編,策劃過許多暢銷書,為了陪同老公和孩子去國外發展,辭去了自己的工作。父母一直希望她回國,“他們始終認為女人應該有自己的工作和收入?!?/p>

飯飯的老公偶爾會對她沒有工作壓力流露出羨慕,“我會立刻提醒——相比較做全職媽媽,我更愿意承擔工作的壓力?!?/p>

電視劇《我的前半生》,全職太太羅子君陷入養娃的瑣事之中,并逐漸喪失了自我,最后遭遇婚姻困境。

Jessica也記得,自己當全職媽媽的前三年是“很苦的”,每天的睡眠時間不超過6小時,而且最關鍵是,整個人陷在無休無止的瑣碎家務中,看不到希望。

“當我們在說全職媽媽有選擇自由的時候,我其實覺得是不公平的。因為任何一個職場女性都是有自由去選擇成為全職媽媽的,但是有多少全職媽媽是有自由可以隨時重新回到職場的?這里面的自由,其實是不對等的?!?/p>

Jessica解決自己這個焦慮的方式是,給自己設立目標:一旦有機會,一定要重返職場,“保持隨時能回歸職場的狀態”。

“其實所有媽媽都是全職的,但我們不能只是全職媽媽。當孩子3、4歲以后,你會發現他對你的需求慢慢變少了,這時候如果你再一抬頭一看,發現不知道自己去干嘛了,這個狀態其實是挺危險的?!?/p>

為此,她在女兒1歲左右的時候開始重新閱讀、運動、學習、寫作、思考,恢復自己的狀態,每天換能出門的正式衣服,不是一天到晚只穿睡衣,給自己畫個淡妝,有意識地去發展自己的社交圈。

“我們有時候需要比職場媽媽加倍,甚至加10倍的努力,才能真正獲得選擇自由。如果說當全職媽媽是走在烏漆嘛黑的一個隧道里,那么重返職場,就是讓我堅持走下去的遠方的燈塔。我女兒上了幼兒園以后,我會有更多的時間,我還要成為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盝essica說。

鄭婷現在已經處于兼職狀態,她在小區里開了個英文家教班,一周三次,教孩子們英文。之前她在居委會給小朋友上課,公益的不收錢?!耙驗槲依嫌X得你要有一個能吃飯的手藝,要不停地鍛煉,這個手藝不能丟?!?/p>

讀過MBA的她,習慣于用五年計劃、十年計劃的思維來看當下,“現在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為以后鋪路的?!蔽磥硭朕D行到教育,“比如我的孩子讀到初中以后可能不需要我了,那么我就可以專心地把我這樣一個班級擴展為一個學校,從一個小的學校做到一個大的學校?!?/p>

她也提到現在很多全職媽媽找兼職的方向總是離不開保險、微商等等,“有些人自己去讀一個營養師之類的證書,我覺得也挺好,但最重要的是,你現在做的這個事情,五年后、十年后,你能把它發展成一個什么東西?人一定要有一個自己的小的事業,要有一個地方能夠獲得成就感?!?/p>

Roya發現,自己當全職媽媽之后,反而變得沒有那么焦慮了?!耙郧拔乙恢贝谧稍冃袠I,接觸到的項目、人都是很類似的,在企業做管理,希望自己每年都能被promote,每年都升職,或者跳槽去另一家更好的公司。那時候就是這樣一條路徑,我也不知道有別的路存在?!?/p>

因為帶娃,她認識了不同的人,“他們走的路不同,但是他們都挺成功的?!彼龑λ囆g策展發生了興趣,“而且香港是一個很大的藝術市場”,她計劃未來往這個方向發展。

Jessica也說,帶娃讓她對“管理”這件事有了更深的體悟?!奥殘鍪怯蟹浅C鞔_的目標導向的,但是你去管理孩子的時候,她不會因為說你是媽媽這個身份,就對你必須服從?!?/p>

帶娃過程中,她曾經付出大量努力,結果卻成了“無用功”,但“這個過程本身讓我更全面地去理解一個人。我帶我女兒的過程中,經常還會反思,跟我以前在職場上帶人其實一模一樣?!?/p>

“理解到這一層之后,你就不焦慮了。你會相信,的確是所有的經歷都會成為你的財富,可能有一天回到職場,你會發現當全職媽媽的這段經歷是加分的。我帶娃獲得的一些東西,對我職場也是有幫助的。人生的確是像一個圈一樣,有來有往,我們能做的就是把當下過好?!?/p>

掃描二維碼推送至手機訪問。

文章轉自網絡,旨在為讀者提供多元信息,內容并不代表本網立場和觀點。

本文鏈接:http://www.ylatech.cn/post/56618.html

分享給朋友:

相關文章

社會加速邁入“高學歷時代”,學歷提升正當時

來源:環球網 近年來,隨著社會發展與教育改革的推進,不僅我國公民平均學歷水平不斷提升,高學歷人群也以肉眼可以見的速度快速提升。2020年,本科應屆畢業生高達874萬,再創歷史新高,促使社會加速邁入“高...

學歷不能代表你的能力,卻是你人生的入場券

有過學歷的人才會認為學歷重要,因為他們知道學歷給他們帶來了什么。 沒上過大學的或許不知道學歷重要,因為他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失去什么。 學歷是顯性的,能力是隱性的。 有些能力需要在工作中通過時間來自我發...

發表評論

訪客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和觀點。
可以直接看的无码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