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 > 正文內容

被玩壞的水滴籌:這一群人,堵死了窮人最后一條生路

念鮮2周前 (05-19)文化23

作者:林孤

來源:林孤先生(ID:lingu0314)

經是好經,只是念經的和尚念歪了。

11月29日,一則視頻被曝光。

梨視頻拍客臥底發現,水滴籌線下服務人員在醫院“掃樓”尋找求助者,隨意填寫金額,不審核甚至隱瞞求助者財產狀況。

在視頻曝光中,互聯網籌款平臺“水滴籌”在超過40個城市的醫院派駐地推人員,他們常自稱“志愿者”,逐個病房尋找生病的“客源”,不審核對方的財產狀況,直接模板編故事,將病患發到眾籌平臺募捐救助金。

高薪+績效考核,審核漏洞多,每單最高提成150元,月入過萬,末位淘汰……

水滴公司依靠“水滴籌”地推形成的場景和流量來銷售保險,操作失范,消耗了社會愛心。

先把“客戶”拉過來,弄到平臺上,消費社會廣大群眾的愛心,這樣地推員能拿到傭金,同時再利用對方來推銷保險,“雙殺收割”流量進行變現。

其中最有隱患的一個關鍵點就是,“不審核財產”。為了拿到提成、為了做成單子,業務員使勁地拉人頭往平臺上報數,以此來完成績效考核。

當利益至上無所不用其極時,人性丑惡就會越來越明顯,而善良一旦被欺騙,愛心也就會變成冷漠。

圖片來源:新京報

水滴籌是目前比較知名的眾籌平臺之一。

雖說是公益項目,但是運營平臺的公司有成本支出,因此也是需要盈利的。

那么,這些眾籌平臺是怎么盈利的呢?

這些平臺都是收取0手續費,也就是說,求助者在平臺募集到10萬元捐助金后,提現的時候,平臺不收取手續費,患者拿到手的救助金就是10萬。

那平臺怎么賺錢?

——款項發起人從申請募捐到最終提現,有30天的籌款期,也就是說,這30天,籌集到的錢是在水滴籌平臺的。

據水滴籌官方信息,截至2018年9月底,水滴籌成功為80萬余名經濟困難的大病患者提供免費的籌款服務,捐款人數超過3.4億。而據水滴籌官方app信息,水滴籌累計籌款金額達160余億元。

這160億,放在銀行里30天,能收多少利息?

同時,水滴籌平臺多項業務同時開展,目前已經形成了水滴互助、水滴籌、水滴保三條核心業務。

也就是文章開頭視頻曝光的地推掃樓目的:先拉來客戶到水滴籌平臺,然后再向客戶推銷水滴保險。

地推是沒有問題的,推銷保險也沒有錯,可是這個“績效考核”的模式下,犯了一個致命的人性錯誤:它欺騙了愛心捐助人士。

因為發起求助的人,不一定是真正的窮人,他們只是成了地推員的“績效指標”人頭之一,同時他們也能因此獲得一筆籌款金,在雙方的互相利用過程中,最后這筆錢,買單的卻是社會愛心人士。

暗箱操作下的雙方當事人,一個完成了績效考核拿到提成月薪過萬,一個“意外”地拿到了救助金,看似是雙贏,但實際呢?

愛心一旦被過度消費,善良一旦被欺騙,人心一旦寒了,再想讓良善之輩繼續行善,再想讓那些真正在生死一線絕望掙扎的人得到救助,就難了。

這一群人的利益共享,實際上是堵死了真正的窮人最后一條生路。

大概在十幾年前的時候,我老家村里有戶人家,父母騎摩托車回家的路上,不慎掉進池塘里淹死了,留下一雙不到5歲的兒女,成了孤兒,很可憐,而且大女兒還患有重病躺在醫院里……

后來村里人自助發起了捐款,每家每戶百十塊的多少都捐了點。

可是村子里才多少戶人家?這樣又能夠募捐到多少錢?

那時候我就在想,要是有一個愛心平臺,能夠讓更多的人看到這些可憐的人,給予一點愛心捐助,該有多好。

因此,后來水滴籌等互聯網眾籌平臺的出現,我覺得這真是所有互聯網創業公司里,最值得點贊的一次“良心創業”。

之前朋友圈里,但凡是出現水滴籌鏈接的,大家多多少少都會捐一點,但是現在變了。

自從上次德云社的吳鶴臣患病,兩房一車眾籌百萬之后,許多人都感覺愛心被欺騙了。

“他們明明有錢,我明明比他還窮,怎么我還要給他捐款?眾籌互助平臺,到底是公益項目,還是盈利機構?”

當愛心一次又一次地被欺騙,我們也只能選擇了冷漠。

到了今天的地推視頻曝光,大家驚奇地發現,原來水滴籌平臺的工作人員,自己都在搞起套路式的地推,利用公眾的愛心在搞營銷。

比起小偷,我更痛恨騙子。

11月30日,@水滴籌 回應:線下服務團隊全面暫停服務,整頓徹查類似違規行為。

水滴籌創始人、CEO沈鵬微博截圖

其實到現在為止,水滴籌都沒有搞明白它到底錯在哪了。

地推本身是沒有問題的,因為有些貧窮病人,文化水平不高,有可能都不知道這個眾籌平臺,也不會操作。

因此這個時候,如果真的有一個水滴籌平臺的服務人員去給他們提供了幫助,這反倒是救了他們。

可是平臺捆綁“績效考核”、“末位淘汰制”、做單提成,這一系列的利益指標下,事情就容易變質了。

為了完成績效指標,地推人員聯合不是窮人的病人共同造假消費愛心,而那些真正意義上的窮苦人家的病人,反倒被愛心捐助“遺忘”了。

真心希望水滴籌平臺能夠重視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這不是單純的一個“違規操作”問題,這實際上有可能會毀了那些真正的窮人最后一條生路。

不可否認,確實有很多家境貧困的患者,需要好心人伸出援手?;ヂ摼W眾籌的初心是好的,確實能夠急人所急

長沙男童被精神病患者打死,圍觀者無人敢上前救人,人性冷漠是一方面;當初南京法官一句“不是你撞的,你扶他干嗎”,也是當之無愧的“罪魁禍首”。

在貧富差距依然很大的今天,一部分人信奉的精致利己主義,正在傷害公眾的慈善捐助熱情。

如果連一個公益平臺都開啟了利益交換的模式,社會風氣壞了,人性越來越不堪,好人變得越來越畏懼、生怕受騙——那些在黑暗里艱難抗爭的人,會越來越難得到幫助。

不能社會在進步,文明卻在退步!

別消費大眾愛心,別把真正的窮人逼上了絕路。

寫在最后的故事:

1998年2月6日,正在福建師范大學上課的何婷芳突然昏厥癱倒,送到醫院被查出是胸椎脊髓內膠質瘤。巨額的手術費用,徹底壓垮了何婷芳貧窮了大半輩子的農村種地父母。

正在何婷芳陷入人生絕境之時,有人送來了希望的火種:

一個題為《SOS——一個生命垂危者的呼救》的帖子,就這樣在網上出現了。

那是1998年,馬云“讓阿里巴巴存活102年”的口號都還沒有吹響,小馬哥還沒有QQ,張小龍還沒有微信,網易還沒有郵箱。

唯一存在的,就是一些中文論壇和全國不到50萬的網民。

盡管條件如此苛刻,最終還是發生了奇跡:

這篇帖子在各大中文論壇飛速傳播,1元,2元,10元,100元……最后籌集到的救助金額,高達30萬元人民幣!

那是1998年,一位大學老師一個月的工資是560元,他捐助了200。那時候的人,淳樸善良,單純正義。

這是“中國第一例網絡募捐救助成功案例”,這次事件的發起人,現在的微博網名叫“花總丟了金箍棒”。

對,就是那個檢舉了“表哥”楊達才、揭發了酒店內幕、捅破了“杯子的秘密”,而后遭到多方威脅的丟了金箍棒的花總。

大圣身披戰甲,手握鐵棒,登高臺振臂一呼,留下了一顆希望的種子,傳遞了一束正義的火炬。

——不要讓火種,就此熄滅。

本文部分配圖來源:《我不是藥神》劇照

你覺得互聯網會傷害公益嗎?

【言之有“禮”,天天贈刊】小編將從本文選取1則走心留言,贈送2019年第24期《青年文摘》雜志1本~

本文作者:林孤,公眾號:林孤先生(ID:lingu0314),我始終堅信,冥冥之中,文字總是有一種潛移默化的力量,改變一群人,最終影響一代人。筆下所有的文字,都只為自己的觀點發聲,你有你的態度,我有我的立場。充滿智識的人,終會聚集在一起,愿我們,早日相遇。

掃描二維碼推送至手機訪問。

文章轉自網絡,旨在為讀者提供多元信息,內容并不代表本網立場和觀點。

本文鏈接:http://www.ylatech.cn/post/56885.html

標簽: 愛心
分享給朋友:

相關文章

栗雨小學開展2021年春季希望工程“一元捐”捐贈儀式

活動現場。 紅網時刻5月19日訊(通訊員 王湞)愛心,是亙古不變的陽光,有愛就有陽光,有愛就能實現心中的夢想。5月17日,栗雨小學在第十二周升旗儀式上舉行了希望工程“一元捐”活動,培養學生的感恩意識,...

世界地球日丨保護家園,將“心”比“心”

澎湃新聞 薛晶 實習生 章曉冕 近日,日本政府的“核廢水排放計劃”遭到了當地漁民和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對。不斷有環保人士發出警告,稱這樣的排放對人類環境影響巨大。 今天(2021年4月22日)是第52個世...

發表評論

訪客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和觀點。
可以直接看的无码av